首页 > 委属单位话发改

“连接”的故事讲不完

发布时间:2024/06/21
来源:中国发展改革报社
[ 打印 ]
  最近,“连接”的故事,一个接着一个。
  6月15日,长三角高铁超级大环线正式开通,起始点都在上海,全线绕着三省一市兜了一大圈。真从起点坐到终点的人几乎不会有,但沿途新增的便利显而易见。这种转圈走的线路安排,更像是地铁的逻辑。
  去年此时,苏州地铁11号线开通,与上海地铁11号线在花桥站相连。地铁自诞生起,就被定义为城市内部的、家门口的交通工具。两个城市间通了地铁,标志着“同城化”迈进一大步。
  对上海地铁11号线来说,这一幕,其实是故事的续集。多年前,它从上海市中心直接伸展到了江苏昆山,成为跨省地铁第一线。现在,两个11号线连通后,您可以从阳澄湖边拎上一筐螃蟹,一路坐着地铁,到上海人民广场出站了。
  最早的地铁同城化故事发生在珠三角。十多年前,广州把地铁修到了佛山市中心。从此,广佛同城化一直在全国领先。而今,在苏沪地铁连通一年后,珠三角那边又往前走了一大步——5月底,广州、佛山、肇庆、东莞、惠州之间“四线贯通”,“湾区大号地铁”来了。
  这不是两个城市间,而是“一大片”城市间的地铁式连通。最大难点,其实不在技术上,而在于——高铁和地铁的投资经营主体不同,“连接”的本质,是各主体间充分协调,体制机制变革取得新突破。
  轨道上的“连接”有形有感。但这还不是最具难度的“连接”。在长三角三省一市,围绕规划体系、科技创新、产业链条、环境保护、司法协作、市场监管、公平竞争、标准互认、能源保障等等,跨省“连接”都相当复杂,事关理念、机制、利益与习惯,既要靠政府推动,更要靠市场形成。
  这是一次对长三角“由表及里”的重塑。
  “一步一步往前走、一项一项往前推”,习近平总书记对长三角一体化发展提出要求。三省一市“日拱一卒”,从“我是谁”到“我是你的谁”,再到“我们是谁”,重新定义着彼此的关联。“‘长三角’是我们共同的名字”——在前些天召开的长三角地区主要领导座谈会期间,这句话给人印象深刻。
  再看东北。嫩江上,半年前新添了一座大桥。
  桥这边,是吉林白城的大安市。桥那边,是黑龙江大庆的肇源县。多少年来,两岸居民同饮嫩江水、同吃嫩江鱼,见个面却不太容易,夏天坐轮渡,冬天走冰面。如今,一座桥连接了彼此,周边区域的交通被盘活,合作被激发,政策与机制对接提速。当南方游客涌入哈尔滨,不少哈尔滨人正开车奔大安,去江边吃鱼。
  这个夏天,“吉南辽北蒙东六市一体化高质量协同发展”已步入第三年。吉林南部的四平、辽源、通化,辽宁北部的抚顺、铁岭,内蒙古东部的通辽,六个地级市,过去相对落后,今天正尝试打破省界市界,努力“抱团儿”发展。
  六市的“连接”,对标京津冀、长三角、珠三角,“硬联通”与“软联通”一起上,包括“产业共兴、项目共谋、政策共争、基础设施共建、资源共进、市场共享、平台共建”。“共”是灵魂,“协同发展”是使命。
  再看大西南。“进一扇门,办两省事”。
  上周,川渝高竹新区政务服务中心落成,新区的企业、百姓可来“一站通办”。三年多前,川渝携手,在四川广安与重庆渝北的毗邻处,建立了跨两省四镇的川渝高竹新区。此“连接”,直接站到了全面深化改革的最前沿——这是全国首个跨省域、实体化运行的新区,正探索经济区与行政区适度分离改革。
  省与省的“连接”,在实践中非常具体——两省市税费政策实质性差异有118项,目前已统一了67项;四川多水电,重庆多火电,涉电政策各异,如今,已统一了跨省差异40项,实现服务一体化;跨省金融服务、医保、社保、交管、职称互认等,都在“连接”中逐步成为“一体”。
  “连接”的好处显而易见,更难处还在后边。川渝高竹新区的探索,让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重大国家战略,多了一个探索“尖兵”。
  大江南北忙“连接”,体现出高质量发展对于“坚持系统观念”的要求,全面深化改革对于“系统性、整体性、协同性”的要求,正越来越高。
  “连接”之事都不易。最难在人,最大动力在人,最受益的是人,最生动故事也在人。
  “连接”之事不怕难。难点就是潜力点、突破点。(中国发展改革报社评论员 杨禹)
附件:

排行榜